《幸福如歌》

【请先阅读以下介绍】
主鹤一期(CB)粟田口长篇同人连载
【亲友向·清水系·特殊设定】
人物关系私设出没。什么都有,请冷静。
有虚有实,有生有死;
有糖有刀,有笑有泪。
与任何真实国家、团体、事件、人物无关。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费式嘿嘿嘿。
文中医学方面皆度娘加胡扯,非专业。
一言辟之,天雷我流,还请自行避雷。
手癌出没对不起。不定时更新。
根据剧情决定是否打tag。
不定时删除tag。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幸歌资料1

俚优:

下。载。链。接

 密码: 79tb


来发一个幸歌的资料包。如果你有知道幸歌是个怎样的故事,你大约能猜到。这个资料集里有这两年为写幸歌而看的一些电子书,都是些耳熟能详的。一些英文文献资料后续会再整理第二个合集。

文字能承载的,还是太少了。读材料故事,无论怎么细细斟酌,设身处地,能领悟到的终究只有一小部分痛苦。剩下更深的,文字所不能记载,言语所无法传述。一代一世,一本一卷,层层裁剪冲淡,害怕又遗憾终有一日,痛苦被稀释到漠然无味,人们读起想起,只似千百年前一场微不足道的屠.戮.与无声的饥寒。 

阁楼初夏。

夏天来了,大噶记得出去散散步呀。初夏是郊游的好时光。

段子合集4

最近又写了不少段子,放一个合集~

嗯,关于段子……这些段子都不是按时间排列的。因为整个故事已经构思完整了,这些段子可以算是笔记一样的吧,记下一些灵光一闪而想写的细节或话语。

在后面的正文里看到它们,也是极有可能的。第一次尝试这种完全公开式透明化写文,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毕竟该剧透的都在开头几章被剧透光了


—————————


【“这样吗。”我偏过头,“那你觉得日出是什么时候最好看?”

“云全部散去的时候。”孩子回答得干脆,“就是,太阳完全升起,树都变成金色的那一刻。”

他的孪生兄弟也如此赞同。我们相视笑了一下,没有反驳。

黎明太长、日出太久了,等待云雾散去,是那么需要耐心...

整理文件发现了很早很早以前做过的一张图……居然没存过档我也有点惊讶otz

嗯嗯,感谢大家的阅读!虽然这个故事真的更得超级超级超级慢,但我会加油写哒/w\

“下次再来人间一趟,记得看一看太阳,记得听一听在光线昏暗之处,生命曾何等明亮。”

5.21忽然想庆祝一下ヽ(゚∀゚)ノ
指甲画得稍微走心一点,因为想的是鹤丸趁夜深人静,在树下徒手把石头和土块刨开才摸到了骨灰与手的遗骸。
戒指在食指的意思大家都懂的,可以随便猜。反正一锅炖嘛。

【鹤一期】幸福如歌(八)

第一章

上一章

520快乐!破二万字连更!吓到了吗\(≧▽≦)/

这一章有性转小姐姐们出场。

虽然是二人短暂的恋爱,希望大家能喜欢。


现在想起来,那一夜,我真的想过:自己的生命是否就要自此改变了?我那么确定又深切。古往今来,文人墨客时常歌颂的一见钟情,真正降临下来的时候,的确是能似一场温柔的雪崩,无声而汹涌地洗刷去过往的一切。……哈哈哈,我知道,这么开头未免太夸张了。但是,你能相信吗?有那样的惊喜,在那场晚会中等待着我。

从站上台坐到钢琴边的椅子上开始,我就有种惊人的异样感:我在被注视。当然,以前开会或演出,我也被许多目光聚焦过。但这次不一样:那束目光有点像深夜森林中的...

【鹤一期】幸福如歌(七)

第一章

上一章

这章里提到的数十年后的小乱唱的歌,原型是《明月千里寄相思》,在1989年央视春晚由徐小凤女士演唱。这里私心分享的版本为蔡琴女士所唱。请务必听呀~


和谐温情的场景没能坚持过十分钟,便结束在了我们此起彼伏的争论里。显然我们三人背了三套不同的化妆顺序,谁都执意着自己的那套才是对的,结果几只手拿着不同的化妆品往同一张脸上画的成果着实惨不忍睹得滑稽。一期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执念相信着腮红就要像那些海报上的女性们化到的效果,把乱的脸颊刷得像两枚苹果瓣儿。我第一次在真人脸上画眼影,手颤得厉害,画出的阴影歪歪斜斜。乱显然也还没把握好力道,口红在嘴上抹得厚厚一层,自己都难受得皱起眉...

伪番外·无名信

练笔

接下来两章要有不少小孩子剧情于是想着练一下写小孩子。

今年真的是写够小孩子了!主要的三篇都是围绕小少年的。

写了后藤跟信浓宝宝~这段剧情里大约十五岁左右,抄家两年后鹤丸和一期从青森回到苍石的故事。

是伪番外因为这一段剧情其实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写不写。

不过是很很很很很后面的剧情啦……发生了什么你猜啊。

这周末说什么也要更正文了我弗拉格就插在这儿了哼唧。


————————————————


两里半的路,对于后藤的自行车技术而言,并不算过于漫长。然,深夜冰冷昏暗,路灯又出了故障,不时闪烁,晃得人眼花,街道像波澜不定的黑暗的河流。

见了外面的情况,鹤丸拉上窗帘,转向...

【鹤一期】幸福如歌(六)

第一章

上一章

一不留神就写了很多小乱和养孩子哼唧


我坐到起居室的沙发上,接过他递来的稿子。说是大改了一番,主旋律还是依稀可辨,然除了那三节外,其余的都与我之前听过的不同。节奏稍微加快,省去了许多倍低音。可以说,是相当适合元琴的一首曲子。然而想到要重写歌词,我依旧不太开心。

他见我还执念于之前写好的歌词,便坐到钢琴旁,掀开键盘盖。“那我弹给你听吧,” 他苦笑着,“既然你这么不相信。鹤丸殿,你试着跟唱一遍你原先的歌词?”

前奏时,我还只当那是他的一句不切实际的自夸:调子变了,节奏变了,还指望歌词能自己变换着跟上?然,当那声象征前奏结束的重音响起,我猛然坐直起身体。那些...

段子合集3

这周末拜访完母校回来我就更正文……大概(。(逃走

剧情跳跃得一比,全是中下章和番外的脑,大家自己猜吧。


【“我亲爱的你们,现在已经是最后了——只是我的最后。但愿对你们而言,这一日仅仅是青春的开始。想到你们经历过、还要继续面对的成长,我无比欣慰与期待。如果这封信有朝一日能被你们中的任何一人看到,就太好了。

“我没有什么好教给你们的。我相信你们将来都会遇到各自领域最好的导师,他们才是真正要将知识传承的人。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想与你们说。假若在这四年……在我们生命短暂的交际之中,有什么我能给予、又值得你们记住的训诲,大约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假若你们将我视为兄长的话,就请记住吧。

“忠...

1 / 3

© 《幸福如歌》 | Powered by LOFTER